相关文章

深圳一名自闭症男孩上不起学 只能跟只鸡玩

6月24日,自闭症男孩小梁在家门口和他捡来的那只鸡一起玩。 南都记者 霍健斌 摄

关键词:自闭症 康复 上学

6月23日,布吉一8岁自闭症男孩坐公交迷路,在热心司机的帮助下找到了家人(见南都2 4日A 1第6版报道)。家人称男孩长时间呆在家里感觉闷,特别向往外面的世界,喜欢偷溜出去坐公交车,此前曾走失过十几次。男孩不是深圳户口,家里自费上不起特殊教育学校。为此,南都每人计发起众筹,为男孩众筹康复的机会。

忧虑

最爱坐公交 走失十几次

6月23日早上10点12分在布吉下水径站,一个8岁模样的男孩跟一老人上了381线公交车,男孩手里抱着一个装有活鸡的泡沫箱。老人下车后,男孩却没有下车,这引起了驾驶员邓立雄的注意。男孩不哭不闹,安静地看着车窗外,邓师傅几次跟他说话,男孩完全不予理会。邓师傅心想这男孩可能跟别人不一样,很有可能是迷路了,于是报警并帮忙找其家人。在民警的帮助下,男孩离家4个多小时后,其家人顺利找到他。

男孩母亲谭女士称,儿子梁毅安患有自闭症,今年8岁,特别喜欢坐公交,大人稍不留神,就径直往外跑,看到公交车就上。从小到大,梁毅安走失过十几次,有一次坐公交到了大梅沙,还有一次凌晨1点多了在一家店铺门前玩泥巴,边玩边哭,当时还不穿鞋,店铺老板报了警,还给他买了鞋。

“他是直往前冲不回头的那种,奶奶根本追不上他。”谭女士告诉记者,奶奶曾因追赶孙子摔坏了膝盖。在梁毅安家里,记者看到其奶奶膝盖上贴满了膏药。

亲情

双胞胎哥哥感到很孤独

因谭女士和丈夫梁先生都要上班,梁毅安目前由奶奶照看。梁毅安奶奶表示,她年纪大了且腿脚不好,孙子又喜欢往外跑,她只能把他关在家里看管。因为不能外出,闷在家里的梁毅安要么极度闹腾,比如把一整瓶沐浴露倒进水里洗澡,或者把厨房的油米全部倒进锅里,或把哥哥的书一页页撕掉,或一整晚不肯睡觉;要么出奇安静,一只鸡、一条绳子能玩上一整天。上周梁毅安坐公交抱的那只鸡就成了新专注的对象,给鸡洗澡、小心翼翼喂食喂水、抓着鸡翅膀教鸡跳舞。第二天,鸡就已经被他鼓捣得无精打采了,但小毅安并不懂。

谭女士告诉记者,医生说梁毅安患的是重度自闭症,8岁了还不会说话,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照看一个这样的孩子,要多付出10倍的精力”。奶奶也表示其在家照看梁毅安,连午觉都不敢睡。

因为大人给弟弟的关爱比较多,梁毅安的双胞胎哥哥、已经上小学的梁毅豪心里有时难免有些落寞,觉得爸妈偏心,更爱弟弟。“跟他(梁毅豪)解释了,大多时候还是能理解的,也能让着弟弟。”谭女士说。

作为自闭症弟弟的双胞胎兄弟,梁毅豪也有着和弟弟不一样的孤独。弟弟梁毅安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极少跟他玩,梁毅豪一个人上学、一个人玩耍,完全体验不到双胞胎兄弟那种如影随形、相亲相爱的感情。“弟弟不听话,所以他不能上学。他喜欢喝可乐,但是我没有钱给他买。”梁毅豪告诉记者。

期盼

听说能上学笑得很开心

梁毅安在18个月大的时候查出患有自闭症,4岁的时候去特殊教育学校接受过5个月的训练,由于学费昂贵,一个月五六千元,半天制也需要3000元左右,迫于经济压力,就没坚持下来。此后便一直在家里由奶奶照看。

据谭女士回忆,在哥哥梁毅豪上幼儿园时,梁毅安喜欢跟去玩,“每次去幼儿园都特别开心,喜欢背着哥哥的书包,牵着老师的手不肯放开,或者坐在哥哥的座位上不肯走,还拿着笔在哥哥书本上写字。想着孩子不会说话,无法跟同学老师沟通,就没让他上普通学校,特殊学校又上不起”。

谭女士介绍,她在国美电器做促销员,一个月只有两三千元的收入,丈夫在工地上班,一个月四五千元,“两个人收入加起来不够八千元,还要支持两个哥哥上学”。因为不是深户,又超生(两胎三个孩子),不符合深圳“1+5”政策,梁毅安的两个哥哥上的是民办学校,一个学期学费加起来一万多元。“希望有自闭症康复机构能接收小儿,哪怕学费少一点都好,路途远一点没关系。”谭女士说。梁毅安坐公交走失被热心司机送回家的事情被媒体关注后,谭女士跟梁毅安说,若是幸运,他就可以上学了,“他似懂非懂,但听说可以上学,会笑得很开心”。

建议

到自闭症康复机构训练

仁爱康复服务中心职康中心副主任万琼洁表示,自闭症孩子往往表现出兴趣行为狭隘、固执、模式化的特征,梁毅安多次外出坐公交也是一种兴趣行为模式化的表现。他由于长期脱离了康复训练,行为处于一种比较散漫的状态,需要通过常规的训练和培养形成行为和礼仪规范。在家里,家长也可以对孩子进行一些礼仪规范的培训。

万琼洁提醒,当孩子出现这类行为时,家长一定要注意观察孩子,对孩子做行为分析。了解孩子每次出去的地方是哪里,为什么想去这里。孩子多次成功出走的经历会增强其反应,行为反复发生容易造成恶性循环。因此,万琼洁建议家长,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最好的方法是到专业的自闭症康复机构进行康复训练。“换一个角度想,即使是普通孩子,正值8岁的年龄也是最爱玩、最想往外跑的时候,如果不到学校接受教育,家里也很难管。”

据万琼洁介绍,康复中心是搭建孩子走向社会的平台。一般来说,康复中心会首先对孩子进行一个评估,然后根据评估情况为孩子制定一个6-12个月的个别训练计划,内容包括认知、语言表达、自理、大小肌肉等课程。同时,也会安排孩子参与小组课,小组课人数一般不超过8人,包括家室培训、自理能力、实用数学、个人卫生礼仪、手工、感觉统合等课程。“自闭症的征状不会随年龄增长而消失,障碍是终身性的。康复的方向是他们能够逐步具备社会适应能力、生活自理能力、与人交往的能力,甚至在接受培训后可以从事某项工作而达到生活自立。放弃与排斥会造成自闭症患者情绪、心理、行为等二次障碍,使病症愈加严重让周围的人无法忍受。”

仁爱青少年中心主任唐建平介绍,目前仁爱康复服务中心由于场地有限,学位不得不削减了一大半,目前入学需要排队。家长可先带孩子来中心咨询,中心会首先对孩子做一个评估,根据孩子的具体情况为其设计不同的课程计划,有半天及全天的课时,收费不等。

如何预防自闭症孩子走失?

可佩戴有定位功能的学生卡

深圳市自闭症研究会秘书长刘珊珊建议家长尽可能给孩子佩戴具有定位功能的学生卡或用品,以便第一时间可以找到孩子的位置,但大部分孩子不愿佩戴挂饰,需要花时间培训,让孩子适应。目前,深圳市自闭症研究会有免费的定位仪可以申请,申请后可包流量免费使用一年,一年后可选择流量自费继续使用或者退还。

同时,刘珊珊提醒市民,如果遇到走失的自闭症孩子,在与他们交流时,应注意以下技巧:

●请一定以明确、简单的问句询问儿童家庭住址或是监护人信息,如果没有得到回应请耐心地进行多次、重复的询问;

●不要强迫孩子说他不愿意说的话、不想做的事,顺着孩子的思维意向来与其沟通;

●清清楚楚地表达你的意思,有些词汇孩子并不理解,告诉孩子你的善意;

●鼓励孩子与你沟通,夸夸孩子的优点,让孩子增加信心;

●可以尝试食物交换的方式,比如:如果你告诉我家里在哪儿,我就给你吃这块糖;

●问明他的父母联系方式以及住址。如若孩子抗拒,表示不知道,请报警或者尾随其后,直至安全到家。

长期征集

征创意心愿梦想

寻找公益活动股东

每人计长期征集各类众筹创意,邀请你来当公益股东,请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们:

微信:关注“阁壁”,微信号:

nd82121212.

众筹

一个接受康复训练的机会

梁毅安家住在布吉下水径新村,其妈妈谭女士表示,只要有机会上学,学校远一点也没关系,也能负担少许学费。

联系人:谭女士13924626139

采写:南都记者 陈荣梅 喻映雪

摄影:南都记者霍建斌

(南方都市报)